来自 皇冠hg7788 2019-05-09 09:44 的文章

民众受够政坛“老油条”说教?政治素人风暴见证欧美民意怒潮

  【环球时报驻乌克兰、法国、意大利、美国特约记者 张浩 潘亮 关烁 丁玎】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4月21日如期举行。第一轮领先的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在两天前的电视辩论现场表示:“我不是一个政治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来这儿是要打破现在这个体系!” 尽管有乌克兰学者警告说,“人们或许很快就会对泽连斯基失望”,但当下很多乌克兰民众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只想要一个“不一样的总统”。从“特朗普现象”到“马克龙现象”,再到“泽连斯基现象”,欧美国家的选举近几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有人说,一些欧美国家的民众受够了在政坛翻来滚去的“老油条”们的说教,才会改投“政治素人”的票。“政治素人风暴”颠覆了人们对欧美政党政治、民主选举的很多固定认知,日渐成为一个有趣的话题——它代表着西方政治的新旧之争,也折射出失落民众的民意怒潮。

  基辅出租司机:寡头又都干了些什么?!

  “我就是你犯下的错误和未履行的承诺所产生的结果!”泽连斯基在辩论中这样直言相告其竞争对手、现任总统波罗申科。他的话迎来基辅奥林匹克体育场内一片欢呼声,而波罗申科竟一时无言以对。一年前的今天如果有人说泽连斯基有可能成为乌克兰总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无论是乌克兰民众,还是泽连斯基本人。即便2018年9月的民调,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也只有6.7%,不仅落后波罗申科,也落后曾将秀发盘在头顶、如今搭在肩头的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

  《环球时报》记者年初与乌克兰官员、学者以及外国驻乌外交官交流时,大家看好的还是波罗申科和季莫申科两位资深政治家之间的对决。谈到泽连斯基,很多人的语调都是轻松和否定的,如:“哦,那个喜剧演员啊,他怎么可能呢?!”“他呀,他参选也就是出出风头,大概参选后片酬会涨吧?”一名西方国家驻乌外交官公开对媒体表示,欧盟多国驻乌大使对泽连斯基在内政外交问题上的肤浅理解感到震惊。同为候选人的季莫申科在评论泽连斯基时表示,如果选他当总统“就像用小怪物来做红菜汤,这或许是某种具有创造性的方式或是实验,但绝对不会好吃”。担任过四任总统顾问、有“乌克兰首席情报分析专家”之称的乌国家战略研究所前所长戈尔布林的评价或许更能代表传统政治精英的看法:“泽连斯基是个有才华的演员。但他不可能从表演舞台迅速切换到总统职位。如果想让全世界都嘲笑乌克兰,那就选泽连斯基吧。”

  与其他候选人相比,泽连斯基的竞选纲领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如:乌向北约靠拢是国家安全保障;确保军事人员工资达到北约标准;取消总统、议员和法官的豁免权;对腐败零容忍;医生和教师职业应享有尊重和高薪等。同时,泽连斯基团队的技术性失误也屡见不鲜。在3月初的“教师工资风波”中,其竞选团队内的教育政策负责人提出要将全国教师工资提高到每月4000美元,称“这样全年预算开支也不过2亿美元,政府是可以负担得起的”。泽连斯基甚至在研讨时暗示可以用追缴贪官的非法所得来付这笔钱。该提议很快就遭到质疑。且不说2018年乌人均月收入仅276.48美元,将教师工资上调至4000美元是否可行,仅计算失误就遭到教育部官员科别尔尼克打脸。科别尔尼克称,乌约有50万教师,每人每月工资4000美元,全年预算开支就是240亿美元,国家财政根本负担不起。

  然而,民心会变,当各路精英纷纷看空泽连斯基时,他却一路扶摇直上,支持率从今年1月的15.9%攀升到3月的27.7%。《环球时报》记者曾问过出租车司机瓦洛加打算给谁投票,这位因战乱从顿涅茨克迁居到首都基辅的前工厂技师斩钉截铁地说,“要投给泽连斯基”。当记者提到从政经验时,瓦洛加嗓门明显提高:“过去那些有从政经验的人又都干了些什么呢?!他们都是寡头!泽连斯基是没有经验,可他是干净的,他干得最差也就是像过去那些人一样吧,还能差到哪里去呢?!”

  非寡头、非传统政治家、无政治丑闻、舞台形象良好,且扮演过清廉总统角色的非寡头、非传统政治家、无政治丑闻、舞台形象良好,且扮演过清廉总统角色的泽连斯基成为今年乌克兰大选39名候选人中的一股“清流”,用其竞选发言人的话说,“这个水晶一般的人轻装上阵就足以让其他传统政治家人仰马翻”。很多乌克兰人像瓦洛加一样,是以给“政治素人”投票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失望情绪。乌克兰自1991年独立以来,政治上长期陷入东西内斗和向俄还是向欧的困境;少数寡头控制国家经济命脉并操弄政权;普通民众没有获得感,人均收入长期在欧洲垫底。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政治家的形象在不少乌克兰民众心中已倒塌,就像乌最高拉达议员维克多·丘马克所说,“我们没有政治家,只有商人,他们只是在利用政治来做成生意”。

  美政治学者国家治理会不会紊乱?